第八十二章 祖地险情
作者:爷是爷们 更新:2019-09-22

/虽说要和木子明同去木家祖地,但是洛慕容也明白朝中的问题也必须提前结束,不然纵然拿到了定魂珠也不能放心的复活宇文及。

于是不过半天的时间,洛慕容便再一次约了湛天远。

湛天远虽然有所疑惑,但是还是如约而来了。

洛慕容并没有废话,而是直接切入了正题:“我需要你在半个月内夺取皇位。”

半个月?湛天远诧异的抬头看向对面闲坐的洛慕容,以为对方是在开完笑。然而思及如今两人之间的关系,洛慕容也没有必要与她开玩笑,再看对方的面容沉静,甚至连往常的笑意的都没有,眉头虽是平缓,双眼却是睁开,锋芒毕露。

“你可知道我们所图谋的是皇位。”湛天远直视洛慕容的双眼,“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所需的是周全的计划,而且只能成功。”

洛慕容没有避开湛天远的目光:“若非皇位,我也无须寻你。”

“那么,我能知道原因吗?”湛天远心中还是疑惑洛慕容如此心急于夺得皇位的原因。

但是半响之后,洛慕容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这是不信任他?湛天远嘴角泛起苦笑:“让人送死总得让我知道原因吧。”

洛慕容垂眸,随后睁开双眼,目光坚定的看向湛天远说道:“你不会死。五天之后,轩辕国会进攻青国,介时,国内兵力会被派去支援边疆,你所做的只需将你自己的人手尽可能多的留下,宇文家所有暗卫都会留下替你夺得宝座。”

这是打定主意不告诉他原因了吗?湛天远闭眼,心中苦涩不已,被人做枪,却还不能知道原因,何其悲哀。可是偏偏他不能拒绝。

罢了罢了,横竖他都要坐那宝座,如今又有了这么多人相助又何必计较这么多呢?

定了定心神,湛天远再一次睁眼,却并没有看洛慕容,而是将目光投在了面前的白瓷青花的茶杯之上,末了抬头,沉声问道:“那么,条件呢?”

洛慕容不解。

湛天远复而说道:“这世上没有白费的午餐,你既然如此倾力的帮助本皇子,连带着轩辕国都拉上了,必然是有条件的。”

“条件吗?”洛慕容听到了湛天远的自称,也明白了前身与湛天远之间的情分已经被她挥霍的差不多了,心中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感觉,更多是轻松。抬眸笑道,“本夫人只一个要求,不论有多大的阻力,本夫人希望二皇子能在登基的那一天便将国师捉拿归案。”

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洛慕容笑颜逐开:“这世上没有纯善之人,戚长言愿做青国国师为的自然不是青国繁盛,而是为了自己的容颜不老,吸附着帝王龙气。”

湛天远握着茶杯的手一紧。龙气?这世上还有这东西?

洛慕容自然觉察到了湛天远的疑惑,但是她也无法解释更多,因为宇文及也只是在言及戚长言之时提了这么一句,至于更详细的,并没有解释。

此时此刻,洛慕容必须说服湛天远。只有湛天远信了这一说法,才能更加理直气壮将过错推脱在戚长言身上。

“青国三代之前原本也是可以与轩辕国比肩的存在,但是近代来天灾不断,导致国力愈加的退后,这便是因为龙气的减少,以至于国运衰退而导致的结果。”洛慕容回忆着前身所存在的记忆,不断整理着嘴上的说辞。

湛天远仔细回忆着以往,倒也觉得有几分真理。心中也已经有了几分相信,况且不论是否是真实,洛慕容的话无疑是给了他一个光明正大谋反的理由提示。国师惑君,国运衰退,当清君侧,重立国威!

洛慕容一直观察着湛天远的神色,见对方双眸寒光,便明白对方信了几分,心中已然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当下饮尽杯中茶水,起身告辞。

在洛慕容离去之后,湛天远并未离开,而是望向窗外的碧天白云,眼神迷离。

虽然洛慕容在时他并没有继续问,但是心中却一刻也没有放弃这个问题。

洛慕容不是重权之人,他心中了解,以前若不是为了他,她有何必卷入这一场皇家纷争当中呢?

如今却为了皇权逼他去争夺。

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直到夕阳西下,湛天远依旧没有能够想出一丝答案。

回过神,手中的茶水早已冷却。

湛天远嘴角含笑,苦涩不已。

当真是……人走茶凉呀。

回到宇文府之后,洛慕容并没有休息,而是与木子明开始做起了准备。

祖地危险,她自木子明的口中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自然不敢放松,全心准备。

时间飞快,等洛慕容准备好一应事务之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

在这一天的傍晚,西文管家以及宇文章才缓缓而至。

洛慕容看着端坐在大厅之中,悠哉喝茶,完全没有一丝因为赶路而显得风尘仆仆的两人,不由得怀疑,这两人是遛弯回来吧?

“我与老爷如此辛苦的为了少主赶回来,少夫人难道只有一杯清茶招待?”率先开口的是坐在宇文章右边的轩辕西文,只见他左手拿了一只白玉的杯子,杯子内碧绿的茶水透过白玉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美态。他面上带着满足的笑意,脸上却是一点尘土的都没有,一袭白衣一尘不染,显然是在进府之前已经打理好了自己。

“慕容的待客之道还得学学,不然为父也不放心将偌大的宇文家交给你啊。”宇文章附和,说得一脸的意味深长。只是脸上的红晕却很不给面子的破坏了这一态度。

洛慕容目光扫过轩辕西文,又看向宇文章虽已不惑,但如今却是红润万分的脸蛋,眼中深邃。她不是纯洁的少女,自然知道这当中的猫腻,对着轩辕西文卑谦一笑:“您二位皆是长辈,慕容自然不敢怠慢。”这一句显然是回答轩辕西文的。

而后抬头对着宇文章说道:“父亲大人能被西文管家照顾的如此之好,身为晚辈,慕容也放心得下了。只是慕容心中有一疑惑,不知二位能否替慕容解决一二?”

宇文章被洛慕容的那一句疑惑吸引了注意力,慌忙说道:“自然可以。”

“既然西文管家已与父亲大人成就连理,就不知日后该如何称呼西文管家了?”洛慕容目光深邃,笑得意味深长。让你们夫唱妇随。

已成连理?已成连理!宇文章心中一惊,随后面上炸红,到底是在小辈面前,宇文章唇畔动了动,竟然说不出半句话来。

倒是轩辕西文始终从容,对着洛慕容说道:“若是少夫人不嫌弃,称呼一声叔叔便好。”

洛慕容点头:“西文叔叔。”洛慕容屈膝行礼。

而后不待轩辕西文说话,自己便先站了起来,又继续说道:“虽然你与父亲大人该办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但是作为小辈,”说到这里洛慕容顿了顿,“慕容还是的提醒一下,不该少的还是不能少,要知道父亲可是我们宇文家的家主,有些方面还是不能亏待的。”

一个姑娘家,居然如此理直气壮的与别人讨论自家公公的婚事,这古来也怕只有洛慕容一个人了。

轩辕西文失声而笑,心中明白洛慕容这是要给宇文章讨要聘礼了。轩辕西文虽然腹黑,但是涉及宇文章之时,还是收起了内心的黑水,对着洛慕容笑得温和:“我在轩辕国尚有土地万顷,庄子二十五处,名下铺子产业些许,以此为聘,少夫人可还满意?”

又是轩辕国?洛慕容敛了敛眉头,就着记忆之中的知识计算着轩辕西文所说物品的价值,末了发现这些产业若是折合成银子,虽然不比宇文家,却也是能在青国排上首富。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及未曾告诉与你吗?”轩辕西文笑得温和,“我姓轩辕,乃是阿及的叔叔,亲的哦。”

“西文!”轩辕西文话音落下,宇文章面色一变,慌忙喝住!

轩辕西文自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转头安抚起了宇文章:“宇文,他身上流了轩辕家的血,况且还是那样的身份,纵使你想让他继承宇文家的衣钵,也避不开那里的纷争。况且你可知木家小子肯用木家的复活之术的前提是什么?”

宇文章闻言,面色黯然,不再言语。

但是轩辕西文也不再透露其他信息。

轩辕西文虽然没有继续说话,但是却不妨碍洛慕容自他的那些话中提取信息。

如果轩辕西文是宇文及的亲叔叔,那么显然他并不是宇文章的亲生儿子。那么之前的疑惑也有了解释,为何阿及会被轩辕国皇室追杀。因为他本就是轩辕皇室之人,而且极有可能对他们的利益产生了极大的威胁。

那么宇文及与宇文章又有什么关系呢?宇文章并不是心善之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收养宇文及,那么当中定然还有其他缘由。

只可惜……洛慕容抬头幽幽的看了座上两人一眼,开口说道:“叔父与父亲刚刚回来,不若先去休息,慕容先去准备些接风的饭菜。”

说着便离开了大厅。

轩辕西文原本已经做好了洛慕容继续追问的准备,但是如今洛慕容却不问一句的便离开了,到让从来不会算计失误的西文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转头却见宇文章依旧愁容满面,知晓他是在为宇文及的事情而烦恼,平和的面上第一次出现了其他的神色,伸手越过方桌,拥住对方,开口说道:“宇文家的根基本就在轩辕国,这些年你为了保住及已经离开太久了,宇文家的族人毕竟都在那里,你作为宇文一族的族长,忍心将这些族人都扔在轩辕国吗?”

宇文章心中自然是明白这些道理的,只是对于素来徘徊在权力之外的宇文家族突然要参与到皇族的竞争之中,难免不能想清楚。

不管轩辕西文与宇文章是着急赶来,还是悠哉赏光回来,洛慕容自然是做足了面上功夫,让两人休息了一整日之后,这才又见了宇文章。

因为所涉及之事乃是皇位争夺,洛慕容自认为没有古人的这般缜密的思想,又思及轩辕西文乃是轩辕皇室之人,想来对于这些事情也是耳熟能详的,也便留下了他。

跟着宇文章说了这些时候所发生的事情,又将自己与湛天远密谋之事说了出来。

话音才落下,就听见一阵掌声响起,抬眼看去,却是素来温和的轩辕西文一脸赞赏的看着自己,见洛慕容抬头,轩辕西文开口说道:“好一招声东击西之计!慕容好计谋!”

宇文章原本就是才思敏捷之人,虽不及轩辕西文,但是也明白洛慕容心中所想:“这几日轩辕过进犯青国边境,戚长言身为国师定然会在青帝身边出谋划策。更有甚者,还会被派去战场亲自指挥。这样子即便是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也不能去捣乱。而夺皇位一事全全由二皇子负责,我们临去江南祖地,便有了不在场的证明,纵使二皇子一朝兵败,也可摘去宇文府。确实是个好计谋。”

听着宇文章这么分析,洛慕容眨了眨眼,她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只是想着在夺位成功之后除去戚长言,一劳永逸。

不过她素来厚脸皮,有人夸她自然是好事!

洛慕容咧嘴一笑,也不反驳,对着宇文章说道:“当不得夸奖。”

所有一切本就是准备好了的,只等着西文与宇文章到齐便可以离开的,在三人散去之后,当天下去四人便一齐去了江南。

前朝本就是轩辕国的天下,木家祖地在江南自然并不奇怪。

只是后来轩辕国国主荒唐,彼时战火四起。

木家家主不忍百姓流离失所,便亲自出了山门辅佐幼帝登基,处理国务。只是当时天下已然有了三分之势,木家家主便约见了其余两地霸主,共同商议,终将天下化为三分,一分轩辕国,二分青国,三分尹国,自此三国鼎立。而江南则给了青国。

而轩辕国退居东北,东南一带。

轩辕国国土靠海,与海外有着贸易,加之有着木家的辅佐,国力逐渐恢复,最终成为了三国之中的强国。

木家祖地虽然是在江南,却是和京都相离不远,不过三四天的光景便到了。

在洛慕容一行人出发之时,洛慕容也成功的收到了戚长言前往战场的消息,心中自然是也放下了不少的包袱。

毕竟戚长言此人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当中的诡异任谁都会将他当成大敌。她也问过木子明与宇文章,若是戚长言要夺取定魂珠成功的几率有多大。宇文章却说原本是没有的,但是若是戚长言在木家祖地动手,那么结果就不再确定了。毕竟木家先祖为了防止木家子孙用复活之术做下违反天道的事情,祖地的危险是不能预料的。

到了地方,为了避免留下行迹,四人也未曾借宿,只是在野外歇了一晚上,便直接去了祖地。

一应吃穿,还有工具都是之前在府上都已经打点好了的,自然也不需要去镇上补充。

临近木家祖地的小镇名为木家镇,据木子明说这里居住的都是木家的旁支以及木家的下人,只是后来木家先祖追随轩辕国皇帝而去,没有了玄术支撑的木家镇也就没落了下来。

几百年更替,木家镇早已与普通城镇无意,许多人也忘记昔日这里曾是一个红极一时的家族据地。

绕过了木家镇,一行人直接朝着木家镇临靠着的大山走去。

洛慕容目测一下,山高大约四百米,自左向右约有千米。

来到山前,却有一串的屋子,与府门,里面竟是还有人居住的。

洛慕容有些诧异,但是却猜出这大约便是所谓的守墓人了。

这一次木子明却不再避讳,而是带着三人直接进了那府门。而府门之内的人居然都是认识木子明的,见到木子明都纷纷行礼。

木子明那把大红色的羽毛扇动动,朝着洛慕容一扬眉:“本座够威风吧。”

洛慕容暗骂了一声骚包,却也不说什么,只是眯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木子明见洛慕容没有像往常一般反驳,不由得觉得有些无趣,只得将目光看向了轩辕西文与宇文章两人。

可谁知道两人耽搁了这么些年才在一起,正是浓情蜜意之时,又怎么会让别人插足,自然是无视木子明。

木子明得了没趣,水汪汪的桃花眼也暗淡了几分,偏偏他是个不安分的,对着三人说道:“不若现在此休整一日,明日再进山?”

洛慕容与宇文章自然是心急宇文及的事情,听到木子明这么一说,不待宇文章说话,便瞪眼说道:“倒不是你的事情,你自然不急,枉费你还自称是阿及的好兄弟呢。”

洛慕容这么一说倒把木子明没话,他只是觉得三人不理他有些无趣罢了,这才这么一说惹人主意,到没想到洛慕容会嘴毒将这话升到他与宇文及之间的兄弟之情上。

面上有些讪讪,不待补上,却又听到宇文章说道:“木家小子最是小孩子心性,素来都是及儿照顾他,自然是兄弟情份。”

本来没有宇文章的话还好些,有了宇文章的这些话,木子明直接红了脸。他性子跳脱不定,虽然这些年随政已经好了起来,可是作为长辈的记得自然都是孩子小时候的事情。

如今嘴里的话是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了。

倒是轩辕西文还记得正事重要,便开口说道:“休整倒也不需要了,横竖物品都已经准备了齐全,不若现在就去吧。这些事情早些完成,也能早些放下心来。”心里想着的却是等宇文及回来之后,带宇文章去轩辕国拜祭一下自己的父母。有了宇文及在,自然不怕宇文不去。

既然轩辕西文帮忙着将这一茬递了下去,木子明自然也跟着走了下来,四人一人一个包裹,朝着走了去。

不同于前世洛慕容游览过的皇陵,木家祖地是就着这一座山,挖空整座山作为墓室。最为奇特的是木子明所说的这一整座山竟是有多层墓室的。

洛慕容原本还不相信,但是木子明却说,原本第一代先祖是在最上头的,后来一代一代的积累下来,便将这一整座山都挖了空,墓室也成了多层。

临近了山,洛慕容才发现这山居然还有正经的大门,如此看着倒也有几分古人密室的感觉。

据守墓人说,这山门自先祖追随轩辕帝而去之时便没有再开过了。

石门是设了机关的,只有木家嫡系子孙知道机关在哪里,守墓人领了四人到了山门前便退了去。

木子明则熟练的打开了山门,进了去。这熟练的动作一点都不像是头一次。后来洛慕容才知道木家后来建在轩辕国的墓地也是照着这一个而造成的。

才踏进墓室,便又一道冷风袭来。

只是这密封的墓室之中怎么会有风?洛慕容能想到了,其余三人自然也能想到,侧身一闪躲过了那一道袭来的冷风。

躲过以后,却见面前多了一道模糊的灰影。洛慕容皱眉,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慵懒之色,一脸的正色,不用想也知道,这墓地存在这么多年,定然是有污秽之物的。

“汝等何人?竟敢擅闯木家之地!”灰影晃晃,居然开口说话了。

在灰影说话之后,只有不知内情的洛慕容神色没有变化,其余三人居然都变了颜色。

会说话的魂灵,显然是已经有了道行的。

木子明上前一步,此刻他已然没有了平时的嬉笑之色:“吾乃木家第一百二十四代家主木子明,不知先祖是哪位?”

灰影闻言再一次晃了晃,洛慕容竟然觉察到一缕目光投注到自己身上,而且不曾挪去。

“想不到竟是一百二十四代了。自明晖过后就再未启过山门,亦未有木家子孙进山。”随后目光一冽对着洛慕容,“你们是要来取定魂珠吗!”

------题外话------

咳咳,家里断网四五天,联通公司不来修,好容易修好了,昨天晚上居然电线遭雷劈了tat

先前有叫朋友发请假通告,可是等上来才发现编辑没有给过tat

晚上还有一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