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是我非我
作者:落千水 更新:2019-09-22

“你确实是太敏感也太不自我了。那些人的眼光又怎么了?其实你这么快的选择这条路,和那些因为受不了别人的异样眼光而自杀的人没有什么两样。”

就在悠然准备带着布雷菲尔进入世界树的时候,布雷菲尔忽然开口了。而且,语气是相当的恨其不争。

悠然一愣,想想看,似乎还真的有些相像。尽管那些受不了旁人目光的人,很多时候是自己心虚……她呢?她其实也心虚。毕竟这个决定牵涉着一场庞大的战争啊!

那样的自私,或者从来都不是自己的风格吧。

她莞尔一笑,“你现在再来说这个,不是太晚了吗?”

布雷菲尔不再开口。悠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到最后的时刻,他才忽然冒出了这句话来,不过也没有再多问多想,而是把他带进了世界树。

世界树内一如往昔,只是空气中也弥漫着绿色的光芒,浓厚的光芒铺天盖地,简直令人窒息。

悠然看了看那个已经空出.的核心,苦涩的笑了笑,对再次恢复沉默的布雷菲尔笑了一笑,“那么,现在开始吧。”

可是,布雷菲尔明显没有打算开.始的意思。见悠然走向了那个核心,他再次开口说话了,“你认为在转生后,即使是恢复了记忆,你还是你吗?”

悠然一愣,停住了脚步。过了半晌,她才做出了回答。

“我和爸爸妈妈哥哥,还有琳恩.潘莎都说了,如果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过了2o岁,那就不要再唤醒我的记忆了。尽管,即使是3o、4o年的积累,大概也难以抵抗我现在将要封印住的记忆。但是,到了2o岁……不管怎么说,都已经形成一个独立的人格了吧。独立的,成熟的……人生事业也一定开始起步。那是另一个我啊,不是别人,我怎么能破坏她的人生?”

悠然说道这里,顿了一顿,随即更加苦涩的说道。

“但是其实……就算是她的人生还没有开始,还只是刚.刚准备走进社会的阶段,没有恋爱,没有嫁人,没有自己的坚定地目标……没有了我的记忆,那就不是我了。让现在的我,被封印的记忆去淹没的一切,难道就不是毁灭一个人的人生了吗?这个我也知道。只是到底抵不住自己的私心。明明还知道……即使是这样做,我也不可能不融合未来的我的记忆和感情。融合了她的记忆和感情的我,又还是不是我呢?”

她看了一眼布雷菲尔。

对布雷菲尔来说,雷尔的记忆和感情,不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吗?就算融合的时候,感情部分只要了雷尔的感情,但记忆到底能够带来什么东西,没有谁比悠然自己更清楚。所以,她知道布雷菲尔对自己有挺深的感情,却也明白,这份感情对他来说,一定微不足道。

尽管……如果想要“占据”未来的她的身躯的话,她的.感情或者说感想也会随着记忆的解封出现,当然不可能如现在这样的状况。可是那样到底会变得如何,她也不知道了。

布雷菲尔没有.对她的感慨和伤怀表达任何意见,当然也没有说她自私之类的。

悠然的问题都很现实,他也没有心思挑刺。

不过……

“你知道当初雷尔为了保住融合的时候,不受‘布雷菲尔记忆’带出来的东西的影响,取的是什么法子么?”

悠然一愣。

她之前……居然忽略了这个问题,或者是因为雷尔的事情太过敏感,所以她不愿意去想?是啊!雷尔和她何其相似,和她的情况和遭遇。那么,那么聪明的雷尔,难道不会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吗?当他向“布雷菲尔”提出,答应融合记忆的时候……

他用的什么办法?

悠然忽然觉得有些手脚冰凉。

“大概和你用的法子一样。”布雷菲尔貌似不经意的说道。

悠然顿时苦笑起来,她明白布雷菲尔的意思了。雷尔的龙格形成的时间太短,她之前没有想到这个可能而已。

只是,和之前一样,这些记忆和人格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复杂,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布雷菲尔非要在最后说出这样的话来,又是为什么?布雷菲尔到底不是雷尔,而她呢?她也到底不再是之前的那个任悠然了。

她想要不受到卡兰的记忆中埋藏的那些感情影响,在卡兰本来就尽可能消除了自己的感情的情况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唯一的办法,是“移情”。

卡兰的生活很简单,除了战争,就是修安。

在亲情和友情方面,悠然一点都不担心。

对于战争,她们也有着相同的感触,受过类似的背叛。她遭遇的没有卡兰那么声势宏大,却在根本上类似。所以在这方面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修安那一边就没有办法了。

尽管是本来不属于自己的感情,但也影响她极深。如果,她不能拥有自己的感情并且逐步加深的话,就很难不受到影响。

布雷菲尔不是雷尔,但在某方面又是雷尔。而且……悠然做出这个决定以后,就在心底默默的说过:你是唯一一个对我说过,愿意试一试的。所以,她也试一试。

这居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毕竟有雷尔做基础,布雷菲尔本身也并不让人讨厌。何况又是日常相处,日久生情,这本来就是最容易产生感情的方式之一……也是比较稳定的。

但悠然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移情的,到底是表面上的布雷菲尔,还是怀念中的雷尔?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就如同布雷菲尔一样,她相信,布雷菲尔自己也只怕一样不明白,不停地受到卡兰记忆影响,又不停融合这份记忆的她,还是雷尔当初稳定自己的感情,而“移情”的悠然吗?和现在的她,又一样吗?

这几年来,他表现得和一般的守护骑士差不多冷淡,虽然想得周全些,那也是他的思维缜密。这是因为他认为她不再是原本的那个,还是因为察觉到了她的心思?

也许,在她的亲人眼中是一样的,就好像布雷菲尔在龙族的眼中没有任何区别一样。但是,她在他的眼中,他在她的眼中,却到底是不一样的吧?不只是性格的变化,而是会迷惑——这倒底是谁?

因为连他们自己,都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还是原本的我吗?

这一点,唯有他们两个……是彼此真正的知音。

脑袋里转过这诸多的念头以后,悠然还是说不出什么话来,以应对布雷菲尔的这些话。但布雷菲尔似乎也没有什么心思要她回答的样子,虽然他一度欲言又止。

“开始吧。”他最终只是简单的说。

悠然忙压下了那些烦乱的心思,走到了那核心的“玉柱”前面,将双手按了上去。从卡兰的记忆中,她早已经明白,现在她要做些什么。完全挥自己灵魂的力量,在这样的情况下,肉身必然瞬间崩溃。

事实也是如此。

当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完全失去了力量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肉身是怎么被瞬间摧毁的……

**

这一天,对于所有避难所来说,都是不寻常的一日。尽管大部分的避难所,在这个时候都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不知道,从这一天开始,整个世界都会步入新的时代。

当他们的“世界树核心”一一浮出地面以后,天空中的空间壁障,都悄无声息的碎裂了,生机勃勃的绿光在瞬间就从那核心铺天盖地的蔓延了开来。有不少世界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甚至尝试阻止,但即使是最强大的高手,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在这些避难所中,唯有地球,在这似曾相识的绿光蔓延开来以后,人们看着那些仅存的毁灭者聚合体,以及被毁灭者控制的人纷纷消融,却是明白,这一切,终于到了终结之时。不由纷纷弹冠相庆,喜极而泣。

而在作为世界树本体所在的这个世界,也生了相似的一幕。

死神山谷的无夜之昼消失了,尽管现在仍然是白天,但许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而死神山谷中间的空间裂缝,却非但没有收拢,反而不停扩大了。但是,却再没有毁灭者聚合体冲出来。

所有的毁灭者聚合体都纷纷出了惨嚎,在绿光中逐渐消融,成为了绿光本体的一部分。

人们看到,所有的圣女灵魂,纷纷从自己的埋身之地出现,出现在空中,领着一部分光芒,往无垠的星空冲去,度越来越快,冲破了两万年来人们所认为的世界边缘,消失在星空的尽头,伴随着那耀眼的光芒……

但在世界树中,又是另外的景象。

伦纳德和葛拉德,甚至包括几位原本的守护骑士都出现在了世界树当中。

卡米拉有些不赞同,“你们真的打算这么做?”

“虽然不再是圣女,但只要她的脑中还有上古文明的星图和遗迹、技术什么的线索,就仍然会处于被人争抢的位置。这违背殿下的心愿,但是也无可奈何。这就是保留记忆的代价。我们只能先找到她。毕竟,就算是找到她,先把她藏好,我们的守护骑士任期,也比原本应该但任这职位的时间短多了。”

葛拉德点点头,接过了伦纳德的话,“现在圣殿是无法侦测我们的行动的,我们去了哪个世界他们也不知道。本来潘莎她们比较浮躁,不想让她们去,结果她们自己去了……”他有些忧愁的说。

也许不是终生的守护,但至少要在先找到她,把她藏起来。知道这会毁灭另一个人的人生,但他们从未对此产生过游移——因为别无他法。

卡米拉和封仙对望一眼,都叹了一口气。在战局凶险的时候,悠然几乎给他们都准备了自己的力量救急。刚才送他们进来,用的是卡米拉和凰翎的。如果他们不能同去,那么自然是要用封仙的珠子出去了。

“那么,保重吧。”卡米拉说道。原精灵族的守护骑士还是没有做出跟随的决定。

封仙犹豫了一下,“当你们见到圣女殿下的时候……其实说这个也没意义吧。不过,我还是祝福她,在那一世能幸福快乐。按照她的话来说……平安是福吧。我想,她一定希望我们一辈子都不要再听见她的消息了,我也会为此祈祷。”

伦纳德点了点头,替悠然接下了这个另类的,却绝对是善意的真诚祝福。

凰翎原本也跟了进来,她本来想要和布雷菲尔说些什么,但到底没说。跟着封仙和卡米拉离开了。不过,却还剩下了吉克和妮娜莉莉两个。

“我们两个也算是任家血脉了。”吉克简短的说道。

“那么布雷菲尔……”伦纳德对布雷菲尔开口道。

人形巨龙正对着那正在闪闪光的石柱“核心”呆。

“……没什么。”布雷菲尔恢复了冷静,冷淡的说道,“走吧,看这个架势,我们大概要等待一段时间。”到底“我”是什么,“你”又是什么,大概,等到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能明白了吧。

伦纳德于是也看了看石柱,点了点头。

虽说不知道这个绿光会有多快,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现在,悠然的灵魂还在努力,而且还要努力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刚好可以让他们在那边站稳脚跟,尽管他们的模样对那个世界而言都是另类。

**

二十年后。

安武大陆在几年前,刚刚和所谓的“核心世界”建立了外交关系,刚刚确认自己这个世界的全貌,刚刚为自己的大陆起了一个大陆的名字,安氏皇朝的地位却还是不可动摇。

但不过短短的数年间,人们却消化了这个几乎让人难以接受的消息,不停出现的其他种族都在提醒他们——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再一个普通的安武家庭内,一个刚刚出生没几天的女婴,睁开了她的眼睛。

她的父母以为她出生时,脖子上那一闪即逝的树叶形象是错觉;她的父母以为,她左臂上那时隐时现的小小的怪兽胎记应该只是形象古怪,尽管那似乎能清晰的看见四只翅膀,和头顶上的角。

这个孩子,从小就展现了出常人的修行天赋,五岁时就被一个修行门派带上了山门……

但是,这个被人人说是天才的孩子,却不知为何,一直都只是希望平凡的度过一生,并认为只有这样才是幸福。所以,她很快就成为了那个门派有名的“差生”。无人知晓,即使是疏于修炼,她的实力也增长的十分迅,只是,却多半都隐藏在了她的脖子里和那小小的胎记上。

更无人知晓,她是否将会幸福虽然是一个谜团,但想要平淡一生,却是注定的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