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悄然逼近的危机…
作者:大头冰棍 更新:2019-09-22

  天仪佩玉一行人经过德胜门之后,便直径向京师的第二监狱走去,一路上虽然遇见几波巡逻的日本人,不过这个“黑暗荔枝”倒是很识时务,虽然急于脱身,但是想起天仪佩玉手中的神秘武器,最后还是放弃了,因此,凡是遇见日本人之后,“黑暗荔枝”都主动地走上前去,点头哈腰的谄媚,因此这一路还算是顺利。

  当他们来到京师第二监狱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子时了。看门的卫兵表情严肃地望着“黑暗荔枝”,远远地便大喝道:“什么人?!”

  “呵呵,兄弟,是我,浩荔枝。”“黑暗荔枝”说着,便立刻走上前去,虽然这浩荔枝有出入京师监狱的特权,但是却和这些狱警毕竟属于两个系统,言语间也显得颇为客气。

  “哦?原来是浩大警长啊!您怎么会这么晚到这里来呢?”站岗的门卫在听到浩荔枝这个名字之后,语气明显缓和了很多,点头哈腰地说道。

  “公务,公务,不得不来啊!”说着,“黑暗荔枝”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小九和天仪佩玉,然后接着说道,“这两位都是上面派来的人,要提审一个犯人。”

  那些士兵一听“黑暗荔枝”说他们是上面派来的人之后,原本笔直的腰忽然变得像年糕一样软了下来,原本挂在嘴角的笑意,一下子堆满了整张脸,一双小眼睛早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儿。

  小九见此情景,不禁有些好笑,扭过头看了看天仪佩玉,却见她的脸上仍然毫无表情,依旧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不禁暗自钦佩这女子,虽然她只有二十几岁,但是她的城府之深却丝毫不逊于自己的潘安小世叔。

  “您好,您好,那你们快请进吧!”那个卫兵说着,便立刻走到了门口,在大门上轻轻地拍了拍,并对里面喊道:“快点儿开门。”然后,他便扭过头谄媚地望着天仪佩玉和小九,道:“马上就好,马上就好。”生怕自己有半分怠慢之处。

  此时浩荔枝向四周望了望,不禁眉头微蹙,心中生出了几丝疑惑,他扭头向门口的卫兵望去,只见他正满脸堆笑地望着天仪佩玉,全然未曾理会自己。

  正在此时,红色的大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狱警,这个狱警人高马大,浩荔枝见到此人之后,眉头又是一紧,没来得及多问,小九已经首先跨入了那道门。浩荔枝则有些犹豫地跟在后面,他望了望那个高个子的狱警,心中开始打鼓,他来这儿少说也有数十次了,却从未见过这张面孔,而且,在他记忆中的狱警一向都是一副精神慵懒的模样,但是这个狱警看上去却显得格外精神。

  门被关上的时候,浩荔枝赶到了前面,说道:“我们要提审天字号监牢里的马日月。”

  那个狱警闻言,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走在前面。浩荔枝见此,回过头微笑着向天仪佩玉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跟上自己。只是,这时他的心中却又生出了几丝疑惑,因为,这个狱警好生奇怪,竟然一句话也不说。

  越过监狱里面的小院,狱警带着天仪佩玉一行人向天字号牢房走去,这里的气氛很是诡异,监狱中寂静无声,完全与往日浩荔枝来的时候大相径庭。之前他来的时候总是能隐约听到监狱之中用刑的声音,但是此刻,监狱中平静的简直就像是进了地狱一般。

  难道是因为平日里自己来到这里都是在白天的缘故?浩荔枝见此,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却在暗自安慰着自己。其实浩荔枝现在的心中也很矛盾,他很想快点儿摆脱掉天仪佩玉的控制,却也不希望他自己发生什么意外。否则依自己与天仪佩玉的距离来看,他必定是首当其冲,第一个遭殃。

  那个冷艳女人身上藏着的神秘兵器瞬息之间就能让他自己的小命呜呼。想到这里,浩荔枝加快了脚步,凭借着他许多年当狗腿子的经验来看,他已经隐隐感到了一丝地不安,想尽量拉开他自己与天仪佩玉的距离,这样即便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测,也不至于当即毙命。

  而另外一个人也隐隐感到了似乎哪里有些不正常,这个人就是天仪佩玉。自从进了这京师监狱之后,她的心中便开始有些不安,在来之前,她心中早已经盘算好了,里面一定会遇到重重阻碍,但是现在的情况却与自己开始的想法完全不同,太过于顺利。这种顺利反而让她觉得不正常。

  她一面走一面四下打量着,正在此时,她忽然感到自己的胃中突然是一阵痉挛,这已经是她第二次产生这种感觉了。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天仪佩玉感到脚底一轻,她狠狠地咬着嘴唇,心中暗自祈祷这种阵痛快点过去,只不过她现在也有一些疑惑,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会忽然胃痛?

  前文书中曾提及京师第二监狱独特的建造格式,这天字号牢房在最里面,通过一条走廊,走廊两边也是监牢,天仪佩玉向内中瞥了一眼,心中的疑惑不禁更加严重,监牢之中的人似乎用一种近乎仇恨的目光望着自己,当他们发觉天仪佩玉望过去的时候,连忙便躲开了她的目光。虽然天仪佩玉并没有太多的发现,却明显感觉到一种不安,于是,她下意识地将手伸到口袋之中,紧紧握地住了她的致命武器——“三千尺”。

  天字号牢房里面并没有灯,这也是监狱的规矩之一,用当时的话来说,叫做“摸黑死”!天字号牢房的人无不是罪大恶极,必死之人,给他们点蜡烛完全是浪费资源,就让他们摸黑等死。

  在漆黑的走廊一头,天仪佩玉忽然停住了脚步。那团黑雾让她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了,她长出一口气向前迈了一步,忽然她耳边响起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

  当天中午,艳阳高照,一青年女子与一个男人进入鸡毛店之后不久,南城酒店的店小二便推开了后门,这家酒店的后门是一条幽深的小巷,小巷的一端是通向城门的大路,另一端则是通往一个大宅子。

  这个大宅子已经废弃很久了,此时一个名叫“明月班”的河南豫剧戏班正在此处落脚,他们晚上还要在城南赶一场演出。一个青衣男子此刻正在庭院中间演练《花木兰》的唱段,“羞答答出门来将头低下”、“这几日老爹爹疾病好转”,速度较慢,节奏舒缓,旋律曲折,韵味悠长。

  “好,好,好!”三声叫好声之后,一个老头儿从屋子里走出,说道:“这才几日不见,彭老板的唱功果然是更上一层楼啊!”说话的人正是鸡毛店的老板,马蛇子马爷。

  “呵呵,多谢马爷夸奖。”这青衣男子本是一个男人,却吊出女人的声音,说话语调之中也不无胭脂之声。

  “哈哈,彭老板也不必过谦,豫剧本也是重腔调的剧种,沉重有余,而喜庆不足,经彭老板这么一唱,更兼有几分沉重,悲壮之意。”马蛇子这些话虽有些过誉,但这彭老板的唱功却也当属河南这一带的“王”。

  “呵呵,没想到马爷对豫剧也颇有研究啊?”青衣男子闻言,淡淡地笑了笑。

  “唉,研究不敢,只是也凑巧听过几段而已。”马蛇子说完此言,无不惋惜地继续说道,“只是彭老板如此好的唱功却屈居在这样一个游方的小戏班之中,难免有些大材小用啊!”

  青衣男子闻言,正要对马蛇子继续说什么,忽然一个人匆忙地跑到他的身旁,在他的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青衣男子闻言之后,脸色顿时是大变,不过立刻便恢复了平静,拱手道:“马爷,今日有些私事,改日有时间必将登门拜访马爷,求教戏理。”

  马蛇子闻听此言,微微地笑了笑,道:“彭老板既然有事,那便先忙吧!”

  说完,青衣男子便跟着那个人快步来到后门,此时南城酒店的小二正等在这里,他在见到那名青衣男子之后,便快速的将一张纸条递给了那名青衣男子,之后向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便快速地离开了。

  青衣男子看了看纸条,心头立即便是一紧,立刻将那纸条藏在衣袖之中,站在门口思忖了片刻,然后快步奔到前院,马蛇子刚好要离去,青衣男子见此,三步并作两步地赶上前去,道:“马爷儿,请留步!”

  马蛇子闻言,便立刻停住脚步,扭过头望着自己身后的那名青衣男子,眉宇间露出一丝不解之色,道:“哦?彭老板还有何吩咐?”

  ——————————————————————————————————————————————————————————————————【作者语:今日正是元旦,冰棍在此祝各位书友新年大吉,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